快乐扑克玩法技巧

當前位置:首頁 >> 水務之窗 >> 水文化 >> 正文

大禹洪水政治理念創新——治水安民,治害定邦

時間:2015-10-21 來源:中國水文化網 點擊:

作者:李宗新

 

其一是民生政治:治水與治理社會同步進行。

 

洪水政治說到底是民生政治,也是政治中的最大政治,大禹在治水過程中,又將這一點演繹到了最高境界。

 

大禹讓伯益把水稻種子分給那些受災的百姓,讓他們在河水退去的土地里種植。河水泛濫帶來了災難,但洪水退后,也帶來肥沃土地。有了種子就可以充分利用這些土地了。

 

大禹發放種子,就是要利用這些受災土地。這的確可謂是一妙招,既讓災民有了土地耕種,解決了農耕社會最核心的問題--土地。同時也能讓災民可以生產自救,自己為自己種一口飯吃,緩解由受災造成的社會問題。

 

大禹還有更高的政治妙招,那就是讓后稷重新分配諸侯手中的糧食,在再分配領域中收拾民心。

 

這種損有余而補不足的辦法,就是先收集那些未受災,或受災較輕諸侯手中的剩余糧食,再補給那些糧食不足的諸侯,讓這些受災諸侯管轄下的百姓都有糧食吃。

 

這是當時情況下,抗災救災的唯一可選擇的途徑。沒有飯吃,那是要造反的。明末之所以爆發大規模的農民起義,就是當時大旱災延續了幾年,民無可吃之米。沒了飯吃,也就鋌而走險,而中國歷史上的歷次農民起義大都與此相關。

 

大禹為求穩定的辦法的確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有了救急的口糧,再勒勒肚皮挺一下,等幾個月地里的新糧下來,難關也就過去了。

 

有了飯吃,在傳統社會,也就沒有人愿意“拔劍東門去”。那時的人們不像現代社會要求高,有飯還不行,在吃飽的基礎之上,還要吃好,吃不好同樣也會鬧事。

 

大禹之走,也并不是游山玩水,在走中,還走出了更高的政治和諧。在走中查看各地的物產,因當地山川便利,因當地自然物產,因當地收入水平,確定當地向中央進貢的賦稅。

 

這是中國最初的中央集權條件下的分賬式賦稅制度,在中央與地方間確立出一個合理的賦稅比例,也就能體現出政治的和諧。

 

問題的關鍵是合理,倘若這個比例不合理,那地方與中央就會有摩擦,而中央與地方的關系也集中在這個再分配上。大禹通過自己的所見所聞,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來確定這個比例,也就實際多了,合理多了。

 

政治升平,才能安居樂業,而升平卻不是喊出來的,更不是點綴出來的,要務實,要苦干,才能實現升平。這才是今天講大禹的現實意義。

 

其二農業政治:在治水害中與興修利相相合,在治害中進行根干枝的整體治理。

 

大禹是一位治理洪水的行家里手,雖無院士與某某級科學家職稱,卻是一位真正的治水專家。

 

在他手中將水患降低限度,而將水利卻發揮到最高限度;既治理好猛獸一般的洪水,也興修了水利工程,將一篇洪水政治的文章做得是大氣磅礴渾然天成。

 

大禹的真正治水理念,并不斤斤計較于疏,或者是堵。無論疏與堵,都是在局部中進行治水。他要進行的是真正的化水害為水利的治水。

 

倘若眼中只看到一條大江大河,而看不到這些大江與大河來源眾多的小流域,只治理干,而不治理根的話,相信那也是無論如何治理,也治不贏,也理不清。

 

盡管他也曾倡導過疏浚論,不過那是他玩得政治花招,并不是治水的真功夫。他要的是疏浚,筑堤,溝渠“三管齊下,而且是大流域與小流域的全面整治。

 

治理“支川三千,小者無數。”孔子也說禹”盡力于溝洫”。從大禹身上,可以看到許多東西,如操守,如政治,如人格,但治理溝渠,卻太小了,所以小者無數。是沒人愿意去數,也可能是數不過來,不過,卻總是些不太起眼的政績工程,也就忽略不計了。

 

可事實上,正是這些致力于溝洫”的小流域性質小治水工程,才保證了大治水的成功。

 

正如俗語所說:小河有水,大河滿。這話從另一面說就是:小河為害,大河就為害。小河不為害,大河也就不為害。

 

《史記.夏本紀》禹乃遂與益、后稷奉帝命,命諸侯百姓興人徒以傅土,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

 

《國語.魯語上》說:“伯禹念前之非度,厘改制量,疏川導滯。”即禹吸取鯀用壅堵方法治水失敗的教訓,改以疏導為主。

 

正是溝洫太小,不夠與大禹之大相匹配,也就讓人們誤讀了大禹在治水中玩弄的政治權謀,于是乎,禹治水的“疏導論”,也就應運而生。

 

大禹“念前之非度”,打出疏通的旗號,那是做給舜看的,換句話說,是為舜殺掉鯀找一個正當的臺階,以便能夠讓自己治下水去,是一種政治上自保的手段。

 

把大禹打出的保命旗號,當了真,也就冤枉了禹的治水理念。更是燒香拜錯了菩薩,扭曲了大禹的治水理念。

 

實際上,大禹治水中的理論創新,用今天的話來講,就是綜合整治。大禹治水的成功,也就源于這種創新的理念指導,盡管大禹是打著紅旗反紅旗,而治水成功。

 

倘若說疏通干流,為疏,則是干,是一棵大樹的干

 

倘若說建堤筑壩,為堵,則是枝,是一棵大樹的枝,

 

倘若說盡力溝洫的小流域治理,為綜合整治,則是根,是一棵大樹的賴以生長的根。

 

不論這水為害,還是為利,都要從這根上長起。治害的話,斷了根,就無害;想讓它有利的話,精心培育,則成利。

 

禹治水,并不是為了治水而治水。水是一種不可多得的資源,利用不好就是害,而利用好則是利。大禹正是看到了這種資源性,而沒有片面的進行水害治理。

 

今天談大禹之大,也許還有著現實意義,盡管中華大地的洪水是政治性的洪水,但將洪水當作政治,以此來好大喜功樹碑立傳的話,也就要遭受洪水的處罰。

 

應該說這種具有綜合治理特點,致力于溝洫治理水害的理念,這種疏通江河大川治理方式,是中華文明中治水的不二法門,為歷代治理黃河與長江所沿用。誰違背了這一綜合治理的治水原則,誰就要自食惡果,經濟的,生態的,政治的。

 

賬也總是要算,人不算,天也算,今天不算,今后也要算。

 

今天談大禹之大,其意義就在于為后人確立出,在中華大地治理洪水,一條不可逆的治水思路。

 

 

其三治水與治國養民相相合,在治害中進行有益于民生的基本建設。

 

在史書記載的字里行間中,可以體會到那種場景,當洪水在溝渠中漸漸退去,一塊塊土地也就還水淋淋地就露出了水面。

 

于是人們從田間早已修起的溝渠排水或引水。旱了,就引水灌溉;澇了,就利用水渠泄洪。

 

地能種了,也就開始種植粟、黍、豆、麻等農作物。禹更是引進了水稻,讓人們在地勢低洼的地方種植,這樣低洼地也能利用了。

 

水患遠離了,田里的莊稼也就有了好收成。

 

這正是禹在治水的過程中,同時注意化水害為水利的結果。進行綜合治理中,從人民生計出發,指導發展農業生產,特別是在治水患時,就考慮到興修水利,修筑溝渠,使其兼具排水和灌溉的功能。

 

《尚書》中載“決九川距四海,浚畎澮距川”,即不但疏通大江大河,還開通了田間溝渠。

 

《史記·五帝本紀》也說;“()令稷予眾庶稻,可種卑濕。命后稷予眾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余相給,以均諸侯。”一方面救濟災民,一方面組織農業生產,提倡種植水稻。先秦時期禹和后稷同為農耕的始祖,但后稷尚且是在禹的旨意下開創農業生產。

 

《詩經·閉宮》說:“(后稷)奄有下國,俾民稼穡。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纘禹之緒。”《論語·憲問》中也說:“禹稷躬稼而有天下。”顯然,大禹教民耕種,與治理洪水有同樣重要的意義。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快乐扑克玩法技巧 燕赵风采20选5预测 pk10八码滚雪球计划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100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 大乐透今天开机试机号 360老重庆时时走势图 五分赛车大小单双中奖技巧 足彩14场最新分析预测18076期 我朋友靠时时彩发家了 免费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