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玩法技巧

當前位置:首頁 >> 水務之窗 >> 水文化 >> 正文

守護生命之水

時間:2015-05-03 來源:中國環境報 點擊:

地球經過46億年復雜的地質運動和水的沖蝕,鬼斧神工地鐫刻了大自然的千姿百態。九曲回腸的大江大河綴起血脈般的溝渠池潭湖庫,穿行于坦蕩如砥的平原、蜿蜒起伏的山地、延綿隆起的高原、形態各異的盆地之間,浩浩湯湯流歸遼闊、湛藍、深邃的海洋。從太空俯瞰,地球恍若一個蔚藍色的水晶球,球面波光粼粼,汪洋一片,塊形點狀的陸地仿佛漂悠于上的渚岸沙洲。     

水于萬物不可或缺,是生命之源、生存之根、發展之本。      

水是生命之母。最早的生命于30億年前誕生在原始海洋中,進而發展演化為如今有數千萬個生物體的大千世界。人類祖先就是從海洋移居陸地,又在淡水的滋養下進化成具有高智能的生物。      

水是地球上一切生命賴以生存和延續的最基礎要素。江河湖泊等濕地被譽為“地球之腎”,有著調節氣候、凈化水質、涵養水分等獨特功能,是生物特別是智能生物安身立命的生態屏障和無可替代的生存環境。“風水之法,得水為上”始終是中國古今之人選擇生活居住環境及身后墓地的要訣,就在于水的存在、方位、流向、清濁及其影響,對人的怡情養性、延年益壽等都密不可分。

縱覽人類發展歷史,民族莫不逐水而居、城市莫不循水而建、文明莫不因水而興。

早期人類從緣水而居到掘井止渴,悉為滿足衣食住行等基本生存需要,對于水有著根本的依賴性。據史載,中華民族的始祖——神農氏族的炎帝、軒轅氏族的黃帝分別居于姜水和姬水。代表著華夏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巴比文明和古埃及文明的黃河、印度河與恒河、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尼羅河等,一概被尊崇為“圣河”、“母親河”,都是地球生命的搖籃和人類文明的發祥地。

歷史上由于自然或人為因素導致水源涸竭,綠洲變成沙漠,城市變成廢墟乃至民族、國家遷徙消亡的也不乏其例。      

我國古絲綢之路上的樓蘭古城、曾顯赫一時的夏國都城統萬城,印度的斯育古城,皆為水源涸竭而被大漠所吞噬。在中國,早在三國、南北朝、五代十國和宋、金時期,中華大地的北方人先后幾次大規模南遷于長江、珠江流域,皆因那里具有水草豐美、平疇沃野、雨水充沛等優越的自然條件。    

水給予人類的禍福遠遠超逾其他一切自然物,而成為人類最早頂禮膜拜且延續最為長久的自然物。     

古希臘人將每一條河流都視為獨立的權威,并奉為神靈虔誠膜拜。希臘神話中的波士頓是一個能呼風喚雨、法力無邊的水神和海神。他手持三叉戟擊碎巖石,裂縫中即能流出清泉澆灌大地,給農民帶來豐收的喜悅。即便今天,愛琴海附近的海員和漁民依然對其極為崇拜。      

我國每一條古老的江河幾乎均有神靈的傳說。黃河的河伯、淮河的無支祁、洛水的宓妃、湘水的瀟湘二妃、濟水的濟伯、運河的謝緒等,都是人們意念中能作福或可為禍的河神和水神。      

循水而生的文化妙不可言,給人帶來精神享受和靈性啟迪。     

人類褪盡原始蒙昧雖有民族、地區、時間等差異,但是從未離開水的影響。水作為自然的元素,生命的依托,與人類生產生活締結成天然的聯系。人類今天所擁有的許多博大精深的精神文化,都可以溯及水的淵源。         

水文化即人與水關系的文化,是人類以水為載體創造社會文明的能力和成果的總和。這種古老的文化形態在漫長歷史演進中,又漸次衍生出與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相融相通的哲學思想、倫理道德、文學藝術、生態美學和水文地理學、氣象學等。異彩紛呈的水文化建立在物質文明基礎之上,其內涵和外延伴隨著社會的發展不斷豐富,成為人類精神文明中一朵燦然奪目的奇葩。      

中國是一個充滿濃郁水文化特色的國家,凡歷史典籍中都蘊涵著豐富鮮活的水文化內容。有人統計,成書于1900年前的《說文解字》中,水作偏旁部首的文字有469個,占當時全部9353個漢字的5%。       

水滋養了人類的心性智慧,在先哲們眼里,水并非自然之水,而是一種具有人性化表征的審美載體,堪為生活的教母,塑造人的心智靈魂。歷史上許多有識之士就是從水的乾坤中獲取修身養性、為人處世,甚至是治國安邦等方面的啟迪。       

先秦諸子常常從無處不在的水里尋求靈感,更擅長以水的性格特征闡釋對宇宙天地、社會人生的理解和認識。老子“上善若水”的至理名言與管子在《水地篇》盛贊水的仁德、誠實和謙卑等是一脈相承的。孔子將水比擬為君子的道德、勇敢、明察、包容等,幾乎囊括了儒家的全部哲學思想。       

自古及今,水始終是歷代文人騷客筆下永恒的文學題材。以水論事、以水喻理、以水寄情、以水生趣、以水明志、以水為師、以水驅惡,揭示水的美學內涵的詩詞歌賦浩如煙海。解讀水的恬淡、秀美、雋永和水的靈氣、神韻等萬種浪漫風情,在《詩經》、《楚辭》中開卷可見,自魏晉至隋唐臻于鼎盛,延至當今未見其衰,堪稱華夏文化的瑰寶。低呤淺唱的溪流、激湍奔瀉的江河、水光瀲滟的湖泊、瀟灑飄逸的瀑布、波濤洶涌的海洋,穿流在墨客才子的心田,游走于書畫家的筆端,以其豐富的歷史內涵和深刻的文化底蘊成為生態美學的奠基石。       

世界諸國的眾多神話、習俗、典故等也發軔于水。《圣經•舊約》中許多故事都源于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域。羅馬神話中的愛神、美神,掌管生育和航海的女神維納斯,即誕生于海洋之中。不少國家青年男女的愛情婚姻也與水結下不解之緣,如泰國的飲水求婚、尼泊爾塔魯族人捧水相親、黎巴嫩一些地方灌水擇媳、印度朱納加爾地區以水作嫁妝,土耳其新娘洗澡婚禮,等等,都與水有著繞不開的歷史文化淵源。      

水之殤,實乃地球之痛、人類之憂、社會之悲、萬物之禍。      

人類在尊奉自然的原始文明和依賴自然的農業文明的歷史進程中,飽受水旱水災之苦。漸漸由被動的尊奉、依附變為能動的改造、利用,并學會了科學管水、合理用水、依法治水,化水害為水利。之后,人類才得以卓立于寰宇,領袖于自然。       

世界上各歷史王朝向來重視水利基礎設施建設,設置專門機構和官員管理。古埃及人不僅根據尼羅河的漲落期發明了世界上最早的太陽歷法,而且從第一王朝起就開始修筑和管理大型水利工程,經常有官員觀測和記錄水情、水位。早在春秋戰國時期,我國便興修了芍陂、漳水十二渠、都江堰、鄭國渠等防旱防澇水利工程。從精衛填海的神話傳說和鯀、舜、禹治水史跡,以及戰國《禹貢》、漢魏《水經》和晉代酈道元《水經注》等文獻中,都能看到炎黃子孫在充分利用水利、維護江河安瀾、消弭干旱水澇所創造的輝煌奇跡。       

早在4000多年前,人類就在修典明法,用之治水。古巴比倫六世國王漢謨拉比主政時把興修水利工程、保護水資源等載入人類史上第一部文字法律——《漢謨拉比法典》。西班牙巴倫西亞地區于公元960年建立的民間水法庭,主要受理爭奪水源和浪費用水案件。20世紀90年代初,西班牙出現百年不遇的嚴重干旱,巴倫西亞地區卻因愛水、惜水貯存了兩年的用水而免遭劫難,水法庭由此聞名遐邇。     

但是,當人類從渾噩無知的必然王國邁向高度智慧的自然王國,創造了燦若繁星的人間奇跡后,“人類中心主義”開始泛濫,人類在改造自然的同時,也不經意地向自然釋放了某些大于創造力的破壞力。      

工業革命以來的300多年間,地球上江河湖泊遭到史無前例的踐踏。20世紀60年代前后,英國的泰晤士河、跨越歐洲九國的萊茵河、日本的琵琶湖等先后遭受嚴重污染。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全世界每年約有5000億立方米污水直排江河湖海。資料顯示,世界上一半以上城市的飲用水水源受到不同程度污染,亞洲所有城市內河污濁不堪,歐洲50多條河流僅有數條水質差強人意,美國近一半的河流小溪不宜捕撈和游泳。有些地方的水環境因超逾承載能力的極限而徹底崩潰。      

令人堪憂的何止上述。在諸多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生活用水奢靡無度,生產用水浪費驚人。攔截江河、圍墾湖泊、填埋沼澤的現象愈演愈烈。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載荷人類走過500多萬年旅程的水是有靈性的,它像一個大智若愚的長者,善待它,它就能流金淌銀,創造人類的輝煌文明;虐待它,它就會帶來不可逆轉的損失和滅頂之災。        

據報載,全球每年至少有400萬人死于與飲用水質不良有關的疾病。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2010年第十八屆世界水日上警告說,全世界飲用不衛生水而死亡的人數超過包括戰爭在內等一切形式暴力死亡的人數。全年得不到足夠生活淡水而被迫背井離鄉的“水環境難民”的人數也超出因戰亂出逃難民的人數。      

天災肆虐,人禍并行,生態失去平衡。河道斷流、湖泊萎縮、土地龜裂、地面沉降、海水入侵等現象比比皆是。全球水體污染和水源枯竭殃及地表植被,沙漠正以每年數百萬公頃的速度擴大,生物物種正在以數千種的速度滅絕。        

距今千秋萬古的先賢都知道開發利用自然資源必須尊崇自然、順應自然和師法自然,然而人類在已經能夠上天入地下海,甚至能克隆生命的現代科技社會,竟然對水的重要性如此淡漠,這恐怕不能簡單地用“無知”兩個字來詮釋。        

守護生命之水,讓它常綠、長流,是人類共同的歷史責任。       

翱翔于天穹、倘徉于地表、深匿于地底的水資源,以其自然性、社會性和不可替代性的特征,成為現代社會基礎性的自然資源和戰略性的經濟資源,是維持生態環境平衡的重要控制性要素。       

有“水球”之譽的地球表面2/3被水覆蓋,但是97.5%為不可用的海咸水,2.2%是很難用的極地冰雪、冰川和深層地下水,真正能供人類直接用于生產生活的江河湖泊和淺層地下水,僅占全球淡水資源總量的0.3%。       

難以釋懷的隱憂是,地球上可用水資源分布也不均勻,約60%的水資源集中在10多個國家,占世界人口總數40%的80個國家和地區嚴重缺水。20世紀全球人口膨脹和工農業生產規模迅速擴大,淡水用量增加了7倍。預計到2025年,全世界將有30億人口缺水。        

倘若氣候變暖,地表氣溫升高2~3攝氏度,可用水總量要減少10%;上升4攝氏度,地球上部分陸地將變成干旱的沙漠,或被上升的海平面吞沒,大多數高級、低級動物將從地球上銷聲匿跡。近些年來,流經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靠融雪維持的河流水量正在減少,我國黃河、淮河、海河和遼河流域降水量和地表水資源都呈較大幅度下降趨勢。       

水資源危機對人類生存和生物多樣性構成了嚴重威脅,使得水的功用超出了生產生活資源的范疇而成為稀有的戰略資源,也使得簡單的資源、環境問題演變為普遍的社會問題和復雜的政治問題。        

古往今來因水生隙、由水生恨、以水燃起戰火的事例屢見不鮮。上溯至4500年前,位于美索布達米亞平原上的兩座古城為了爭奪對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控制權,爆發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水源爭奪戰。       

《山西通志》載述,唐貞觀元年,洪洞縣和趙城縣百姓為爭搶水源展開肉搏鏖斗。兩縣縣令為了平息紛爭,商議將10枚銅錢擲于燒得滾沸的鍋底,再命兩縣各選一人以手撈之,撈得幾枚錢,便可分得幾份水。趙城一壯漢舍棄一只胳膊,搶先為本縣爭得了七份水。在過去50年里,由水誘發的國際、地區暴力事件和軍事沖突多達500余起。流經數國的印度河、恒河、約旦河、尼羅河,就曾因截流、改道、污染等,使得國與國、城與城、城與鄉之間生出齟齬,甚至反目成仇,以血相拼。       

全世界現有將近一半的人口生活在與鄰國共享的大江大河和湖泊水域。在水資源危機當前,經濟社會強勁發展和人口數量逐年飆升,上下游之間、地區之間、國與國之間的水紛爭將會隨著供需矛盾的加劇而加劇,久而久之篤定釀成國家乃至區域性戰爭。屆時,“一滴水將與一滴血等價”。       

地球上所有溝渠池潭江河湖庫等自然性水資源、水環境都具有公共性、公益性乃至世界性,人人都有享用的權利和保護的義務。        

而由于受氣候變化、環境污染以及厄爾尼諾等現象的影響,極端水旱災害將呈突發頻發并發重發趨勢。         

如今,全球經濟利益一體化已將所有國家和地區都牢牢系縛在一起。任憑水資源危機發展和蔓延,地球上一切國家和地區都不可能獨善其身。因此,無論國家地區和城市農村,不分人種膚色和男女老少,都應該在點滴的日常行為中感恩水、敬畏水、珍惜水、善待水。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快乐扑克玩法技巧 新时时彩宝典下载 微信关注广东福彩 极速塞车最牛稳赚5码计划 广东时时11选五技巧 赛车北京pk10稳计划 优博彩票怎么样 二八杠生死门有几种 澳洲时时彩是私彩吗 马德里竞技 万人棋牌平台